首页 国行ns游戏机正文

铸剑物语2 :[武侠小说]射雕物语

nsgame 国行ns游戏机 2021-05-04 23:00:20 410 0

射雕物语(之一篇)

  从小我的梦想就是做个大英雄,当形形 *** 的英雄故事已成为一个个永不褪色的传说,我愈加坚定了这个信念。

  可是当有一天,我走在襄阳城的大街上,当真有人称我为英雄的时候,那一个遥不可及穿越了时空的梦,忽然映衬着眼前的景色,只觉一切都变得啼笑皆非起来。

  是的我很清楚,相比起射雕大侠的为国为民来,像我这种江湖客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我叫张客,是听说郭大侠抵御蒙古人入侵中原后,怀着一腔热血,从遥远的幽燕之地赶来襄阳。

  我来到那一天,一个高大的中年人接见了我。

  “天下英雄豪杰都来到此处,郭某谨为我千千万万大宋子民谢过张小侠!”他说。

  我才知道面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郭靖。

  我说不上来之一次见到他时心里的感受,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,可以使任何人只要见他一眼,便油然而生意气相投的感觉来,——但他本人却未必会永远记得你。他也许会在一天后便忘掉你。

  老实说,我以为这一点儿都不好。所谓士为知己者死,若别人根本在都没在乎过你,便为他轻易而死岂不是很亏,我需要的是朋友,绝对平等的朋友,从而有献身的理由。

  他叫郭靖,我发现他的严肃中总有种心不在焉,就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似的,他需要有一个人来推动。

  也许,他太累了,天天撑着一个无力回天的梦想,他何不休息一下。

  我想他不做郭大侠他会幸福得多。

  但我又想他是永远不会肯的。

  “不用客气。”我还是说道。

  “哪里,张小侠既然来此襄助,大家从此后便是自己人,我们夫妻守护襄阳多年,能得到这么多江湖朋友的理解和帮助,就算即刻战死,那也算不得什么!”

  就好像在跟一个来投靠她丐帮的弟子交代。

  她和人说话时总是给人一种很慧黠但又很沉稳的感觉,这么多年的磨砺并未将她灵巧削去一分。

  她就坐在郭靖的身边,她就是那个名声丝毫不输于郭大侠的黄蓉。

  她就是那个时时推动郭靖的人。

  她的聪明伶俐有口皆碑。

  细觑了一眼,果然美艳不可方物。

  我猜测她说的并不是真心话,一如所有慷慨激昂的人一样,总是别有用心包藏着,她其实在试探什么。

  我是初来乍到的,何况这早先并未与他们说过话打过交道,所以一时倒不晓得了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,只得照例的一番豪气干云的言辞。

  一句话当然看不出来人的性格,正好,我也不想过多了解他们。

  然后几乎是必然的接洽过后,我就住了下来。

  这期间蒙古人又来攻过几次城,我方当然奋起抵挡,有时候双方因为战术失误等等,几番下来,互有胜负。但终是襄阳方面汇集了中原诸多谋士,出谋划策之下,组织了一次很大规模的反击,又把蒙古人赶了回去。

  虽是如此,城墙上的士兵还是日见一日的少了。

  隆冬又近,城外的山坡上最后一枝春也已凋零,战士们身着单衣手执枪杆在城中四处巡逻。

  “张大侠好!”依然是那么有力的声音。

  可是人已经老了,昔日的张小侠,今日的张大侠。

  他们在招呼我,他们认识我。

  这时我正出神的看着这些男儿们走来,他们才是襄阳的希望,他们的热血可以融化整个冬天。

  蓦然的一声问候,把思绪正在飘远的我给拉了回来。等等,他们是在叫我吗?我还以为是午夜“小心火烛”的声音呢。跟他们一队队的小兵相比,我有什么可自豪之处?

  我连忙道:“你们也好呀,这是要上哪里去?何不坐下来喝一杯再去。”

  “不了,不了。”几个士兵答道,“听说蒙古人又在调兵遣将,早迟要来打咱襄阳哩……”

  我说:“何妨!兵来将挡, *** 们若敢来时,叫他骑着马来爬着回去。”

  “我们不是侠客,说不来这些话的,张大侠,这可真得走了,万一有蒙古高手趁黑入城添乱,可不得了!”

  兵士们都走了,我看见长街上他们的身影,仿佛又闻到了鲜血的气息。

  “又要开战了……”在我前方有一条陋巷,萧索的梧桐下一只老猫经过,我相信我的话语足够落寞。

  可是落寞又如何!“老板,再温一壶酒来!”

  我笑着又抛出一锭银。最后一锭银。

  从此后我一无所有。

  呵,如果刚才战士们毫不客气的话,我倒惨得付不了帐了。

  请人喝酒却付不出酒钱,那时一定很尴尬,我毕生最怕的就是这个了。抛去这一条,别的我又怕过什么来?

  总之大不了一场血战罢了。

  很精致的楠木桌子,只听轻轻的响了一下,我不由一回头。迎面一张美丽的脸,似有若无的一抹笑,荆衩布裙,又很素淡的一个女子。

  “四方酒馆?呵呵,好名字……”我道,同时把目光移向那一方红匾上。

  你在看什么?我以为她会这样问我。

  可是,“我叫阿珞。”

  她说,坐了下来,但很默契的保持着微小距离。

  “哦。”我说,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伸出一只明知会握空的手去。那时忽然想胡闹一下。

  “嘻嘻。”她轻笑。

  我暗道我不信你比我还会笑,“呵呵……”我也笑容可掬。一边笑一边拿过阿珞适才放下的酒壶,仰脖就喝,那一刻我忽然触到平滑的桌面,心中血气一涌,想便为了这份精致,我也当拿起兵器战斗到底。

  “你是不是叫张客?”阿珞问。

  “靠,原来你认得我!”一时很是可惜。

  “整个襄阳城都在传说你前番临阵斩杀蒙古统领塔克斯的故事,说你如何神奇英勇,都道那次退敌,数你功劳更大哩……”

  “过去的事了。”

  我饮口酒,故意作出很好整以暇的样子。

  阿珞依然在说着,“想不到大侠光临寒舍……”

  “蓬荜生辉?”我更加郁闷。

  结果两人都笑了。

  呵呵,就让我彻底笑一次也好,呵呵。

  蒙古人真的打来了。

  当冬日里某一个夜幕降临,晨晖还隐在天最深处的时候,由北方开来的战车和精骑悄悄的分四面八方围定了襄阳城。

  万马震动,从地心的极深处滚来轰隆隆的声音,那是如雷鸣一般的巨响,沉闷的——巨——响。

  每一声都好像响在人的心上。

  两军对峙。

  那是在一个夜中。

  无论黑夜里,将要或者已经包藏着什么样的祸心,那暗黑总能使其深藏不露。那天夜里城东忽然失火。

  那天夜里城东的失火,烟雾如同幽灵飘荡,火光冲天,映红了大半个襄阳。

  正当此时,城门外传来了蒙古人集结起来疯狂攻城的呐喊声,黑暗中数不清的云梯像蜈蚣一样不断的举举升升,忽而又掉落,我便仿佛听见一条蛇从洞壁搭下来的劈啪一声。

  很显然,这是里应外合,有预谋的一次攻城战,偏偏又是在夜里。

  放眼整个襄阳城,内有高手无数,可是竟然没有人发现纵火者潜入城中。

  那时城中已然骚乱起来,郭靖在堞雉的掩体后踱来踱去,烟火中的那个身躯是如此伟岸,我在他面前,他看上去非常犹豫不安,他是名满天下的射雕大侠,而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作为一个普通人,他为父和为民的悲哀。

  我想我不能等下去了,我应该挺身而出。

  我果真那么做了,“让我去城东!”来不及客套,我只说了简短的五个字。

  郭靖在火把中霍然回过头来,疲惫的眼中有一股精芒一闪而逝,便在那一刻我忽然想起郭夫人黄蓉来,以她的聪明才智一定有法子拯救危局。

  我想只要他摇头我就放弃,但我不会逃避,便战死城头何妨。

  郭靖点了点头。我如流星一般射去。

  城东已然近了。巨大的火堆忽然冲散开来,一人在漫天如明亮星光一样的火星中长身而起,手中一柄利刃映出的光芒像流星曳过数亿颗群星,分外鲜艳的直扎向我面门而来。

  点子非常扎手,这人是个劲敌。

  天下风云出我辈,宝剑挥舞飓风吹,我长啸一声,将剑鞘一按,腰中剑猛地弹到空中,跟着飞身而起一手捞住剑,轻轻一抖,几朵剑花直削向那人。

  斗过十几招,我心悸悻莫名,我很清楚当此之际实不宜与其缠斗,施展身形奔到他左侧,挥拳直捣他肚腹。那人招式却煞是奇险,黑影一幌已脱下布衫横罩将过来。我不理那兜头捕风似的直奔我而来的一片昏暗,手臂暴长欲拿他脉门。他自是不能让我得手,身形一晃呼的一掌直击过来,忽他右手剑又斜地里挥起,竟是以剑作刀劈下。当下我只得伸出左掌一隔,一脚飞踢过去,同时绕过身去,一肘横撞。那人内力运处,左手使衣成棍猛扫。我与他对了一掌,便径直扑近身去,全力以赴务要毙其于剑下。

  第五十一招,在他一剑贯进我左胸血流如注的时候,我终斩下此人头颅。

  撕下他面上纱巾,迎来意料之中的失望,以我之阅历,并不识得此人来历,连他武功路数也是不知。

  浇水灭火,多时方毕。安抚众百姓未完,一阵像黑夜那样巨大的虚脱来袭,我忽地倒在地上,血不绝的流下,眼前愈来愈模糊,意识逐渐失去……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四处无人,窜了一圈,在气息再感艰难之前发现这其实是四方酒馆的后院中。

  其实从来,若有若无都是彼此间所有曾经历过的往事在记忆里穿连起来。

  若有若无是一种感觉。

  阿珞尚未出嫁。

  三日之后,我赶了回去。

  伤口并未痊愈,一动就隐隐的痛,而且立刻就很钻心的痛。

  那夜两军相拒于城头,战况很是激烈,至天明时各各收军。城墙下只见尸横满地亦未经打扫,戈戟便卧在旁边或者不远之处,还能嗅到血腥的气息。

  八在我们口头的谐音中是发的意思,恭喜发财,特别吉利。蒙古兵在又休整了八天之后,把射石机与云梯像蝗虫一样的布满了大地。百万大军勒马城外,那山坡上的帅旗迎风飘摇,场面是如此肃穆而震撼。

  好男儿便当仗三尺锋,驱逐外侮,赢不世之声名,更况我伤口业已结痂。

  那天我很好的装束了一下,精练的布衫,腰间悬着那柄宝剑。让胡人看看我中原男儿气概!

  其实那天我只是负责在城楼上击鼓。

  我本是极力要求上阵杀敌,只不过两军对垒士气者才是最重要的。一鼓作气,不能稍有衰竭,战士临阵冲锋之时,鼓声一直在耳边回荡,便始终有信心杀敌立功。

  何况这更是郭大侠极力相托,他一是知我有伤在身,二应该是信任我的能力。

  战局正式拉开。

  “訇”,我开始击鼓。一下一下的击打。我听见那鼓声每一下都传得很远。

  勇士们,无论你们行多远,请相信你们身后的鼓音不会停止!

  战场上的厮杀声,嘶叫声,兵器相撞时发出的声音,还有敌方或我方倒下去的身影,戈矛脱手飞上了天空,从漫天血雨挥洒中直穿行而过,就像数百万只血色蝙蝠一齐振翅飞过夜幕。

  不,是天地破裂了吧。

  陨石跟数不清的天体划过广渺的宇宙,这种景象有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流星雨。

  传说你对着流星许下个愿望,这个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。

  但是现在不断赴死的人们中,知不知道曾有多少人对着流星雨许下了请佑我幸福的愿望?

  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曾对着天空那一轮明月许下愿望。

  那时,我说我长大后要做个诗人。

  在我流浪江湖的岁月中,漫漫长夜里我对着天边一抹流星许下愿望。

  那时,我希望我以后能过得幸福。

  在对着流星雨许下了请佑我幸福的愿望的亿亿千千个人中,有一个我。

  我想很久很久以后我还记得那天,阿珞道:“你为什么而战?”

  是的,我为什么而战?

  “为了祖国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!”

  年年岁月催人老,我来到襄阳已近一年了吧。

  此刻搏杀越来越残酷。

  更多的人倒在了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,他们倒下去的时候就好像睡着了的人们。

  大地啊大地,知不知有多少人为你折腰?

  有多少人能在你处得到安息?

  你又能宽恕多少人的罪恶?

  呐喊声,足以使天为之摇,使地为之动。

  我正在击鼓。

  当槌离开鼓面的那一瞬的一瞬的时候,忽然一块像瞌睡那般样大的石头遮天盖地的飞来,是射石机。当我拔起身子时伤口一痛,接着我听到轰的一粒响彻云霄的响声。

  天崩地裂。很多五彩缤纷的石子在空中跳起破碎的舞蹈。

  我与那面鼓一起灰飞烟灭。

  在得而复失的攻城拉锯战中,每一次总会有人死去,想不到这一次死的人是我。

  永别了,襄阳!

铸剑物语2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410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